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足球新闻 > 国足 >

再过90分钟就赢不了的国家规模的未来真的靠“巴西人”吗?

发表时间:2020-01-13 09:28 文章来源:未知 文章作者:小编

相关: 

  卡塔尔总经理贾沙姆发出终局口哨声时,迷惘的表情印在每一位奥运选手的脸上。 比赛前乌兹别克斯坦有可能是这个年龄段亚洲最强的队伍,但实际上出手的选手们能够切实感受到我们和所谓的高水平的差距。
  没什么意外的,23亚洲杯的球队比赛两战都提前出局,我们也成为了确认亚洲首届东京奥运会没有缘分的球队。 正如本队前指挥官希丁克所说,从地理位置来看东京离中国不远,但中国足球离东京还很远……
  不是水平上的对决,连续踢了90分钟也进不了终点
  国奥首战和韩国队战斗到最后一刻,统计上也下风了,最后一分钟都被韩国人杀害了,外界说了很遗憾的话。 但是在与乌兹别克斯坦的战斗中,国奥从最初开始就注定要走向失败,结果实力的差距像天险一样扩大,选手们在赛场上竭尽全力抵抗,心里已经知道了最终的结局。 根据比赛后的数据统计,乌兹别克获得63%的控球,投篮次数也以25-8的转压领先,这完全是边倒边倒的比赛。
  比赛后,当被问到国奥队和乌兹别克斯坦这样的强队之间的差距时,导演邓伟先生说:“首先节奏有太大的差距,今天比赛的节奏,我们跟不上,完全不是水平。” 节奏的差距至少可以在两个层面解读。 一个是奥运选手的意识跟不上对方,二个是奥运选手的动作频率跟不上对方。
  乌兹别克斯坦和韩国都抓住了国奥左后卫的弱点,他们频繁地从这一侧向下完成了转播。 韩国人的夹克是利用集团的合作层推进的,最后无人防守的区域传达得很舒适,乌兹别克斯坦打得更尖锐,他们抓住机会把球打在后面,对方的前锋总是及时完成杰克。
  同样是主要的边路队,国奥队的攻击没有类似的路线。 张玉宁受伤后,国奥在前场使杨立瑜、陈彬彬彬、段刘愚和胡靖航的攻击结合有效,外界要求该集团成员多多协助脚下,发挥自己灵巧的特点。 但从实战角度来看,这些所谓的小球员很重,无论哪个球员拿球,他们的视野中最多只有一两个明显的传球点,在队友危险离不开球时,积极帮助队员的人也很少。
  最能体现奥运会运动员合作不足的场面是球队多次获得边界外球的机会,但一投球,乌兹别克斯坦运动员立刻前进完成破坏,奥运会运动员们总是在狭小的空间内控制球,但没有一个人能解决这种情况
  当然有意识的差别也表现在防守方面。 例如,在奥运会的第一次失格中,很多人关注杨立瑜在第一个时间解不开之后,就不在那里走来走去的表现,有的粉丝立刻给杨立瑜起了下一代“散步帝”的称号。 但是,只要看到超级联赛的球迷,杨立瑜就能成为恒大的主力选手,大部分利于他积极跑步,杨立瑜前赛季的总跑距离在全超市都能进入前30名,本土选手也能进入前20名,卡纳巴罗以杨立瑜为边界 这样的运动员在平时的俱乐部几乎没有散步,奥运队也积极参加了反击。
  但是那一瞬间,杨立瑜当场不动。 他并不是不动,而是更加意识到自己要动。 这样的自主追求,当场夺回的意识在现阶段由哪位教练再次传达给他呢?
  其实,关于中国运动员的特点,我们和大部分队伍的技术战术意识虽然不是同一水平,但是有机会利用一些身体对抗的优势来弥补意识水平的不足。 但是,在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比赛中,国奥选手在身体对抗方面也明显处于下风,即使被认为大腿的宽度与钩子相匹敌的陈彬彬,在路边一对一抬起身体的时候也无法打开空间。 黄聪、黄政宇这样的身体条件不是比较普通的中场,他们在脚下的速度和身体的直接对抗方面都和对位的乌兹别克斯坦选手相差很远。
  身体上的劣势不仅仅是指运动员的强度,以下的频率、技术动作的连接速度是评价身体素质的重要指标,在这两点上,国奥运动员看起来更加僵硬。 因此在场上,我们往往不能有三足以上的有效传球,接球运动员得不到好球。 对方的运动员已抢在身前。 然后,我们的运动员匆匆地先把球击中。 我完全没有考虑过在处理球的路线上有没有自己的选手。
  国奥运动员大部分能力都被乌兹别克斯坦运动员压倒,前场比赛的运动员没有禁区结束的能力,这样的老生常常成为话题。 对方把球权抛给我们攻击90分钟,奥运会似乎没有进球的信心,最需要胜利的时候找不到胜利的钥匙,我们和对方的差距远远大于最终得分。
  国字的现状无论谁来今天明天都不用说
  国奥两战都提前出局后,外部开始了新的说明责任,从导演邓伟到部下选手,这个国奥的成员几乎都受到了批评。 但是,其最残酷的现实是,现在的运动员已经可以发现我们最好的运动员,无数个案例证明,国家大小队在一两个地方进行人员调整,也没有换汤和汤,现阶段的运动员中没有人可以说是无可替代的。 我们讨论“他们”不行时,其实“我们”不行,我们国家没有更好的选手。
  国奥集团比赛在两个回合中被淘汰,成为23亚洲杯参赛国中第一个为下届奥运会做准备的国家。 但事实上,这段时间对中国足球协会也毫无意义。 现在的奥运会已经是我们国力阶级的选手,今后的99,01这个年龄段的选手们,在亚运会预赛中不能结束比赛,期待他们进入奥运会的还是永恒的夜谭,今天也不开放的人们期待着明天,中国足球在05年
  没错。 中国协会对这届奥运会的实力和奥运组织了解得很清楚。 比赛前足球协会内部的口号是最高目标获胜,最低目标进入终点。 过去02年我们在世界杯上使用的口号,现在被用于亚洲比赛的组合赛,国家规模的退化令人震惊。 当然,国奥还留有伊朗队的比赛,这个理论上最弱的组合对手们有机会调整心情,达到领导决定的目标。 但中国足球相关领导人也要调整心情。 结果,以现在的倾向来看,如果成为下一届奥运会预选赛的话,他们可能连确定目标的权利都没有。
  这就是国字队的现状,迄今为止邓林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当时从十万人中选择了一个,现在也许是从一万人中选择了一个,也许日本是从五十万人中选择了一个。 我们之间的鸿沟,离这里已经很远了,而且是无法弥补的距离”。
  在中国足球的现阶段,另一个不是运动员的教练的到来可以改变整体的颓废,我们今天的懦弱因为过去的颓废清算,谁也弥补不了过去的错误。 郝伟曾经对他说过三个月的带时间稍微缩短了,实际上即使带是一年以上的希迪克,国内也不会发生霸权性的变化,新帅的就任可以在短时间内对国字队发挥刺激的作用,但是这个教鞭的时间一长,我们自己的短板一个接一个地暴露出来 这个道理现在不仅适用于国内,也适用于国脚,而且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适用于国脚。 但是,我们已经在国足水平上将运动员归化了。 中国足球的未来可能没有必要自己努力。 巴西人多生产优秀运动员可以解决问题。

更多

上一篇:协会主席鼓励国奥未来继续两场比赛寻找张玉宁替代人
下一篇:荣誉战仍要拼命拒绝创造耻辱记录
2019tiyu.com 2019体育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9

声明:2019体育网仅供体育爱好者浏览,任何人不得用于非法用途,否则责任自负。
本网所登载广告均为广告客户的个人意见及表达方式,和本网无任何关系。
链接的广告不得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如有违者,本网有权随时予以删除,并保留与有关部门合作追究的权利。
2019体育网的部分资料收集自互联网,如有涉及到版权或法律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删除处理!